剑灵-帮帮原创作品专区
帮帮订阅 掌握最新福利和攻略

订阅详情

什么是订阅?当帮帮有新道具更新或者新的精品攻略时候,你会第一时间收到qq系统消息。

×

【小说连载】等风来【1】

2017-01-24 10:47:16 来源:帮帮原创 评论(0)

这里是清澈,作为一个树洞写手,

一直致力于写出玩家们自己的故事。

那些或温暖或伤感的记忆,才是剑灵真正让人念念不忘的原因。

白青大雪永不落尽,而我始终执笔在这里等你。

【每周一到周五连载更新】

 

>>> 

20161225日,圣诞节,我还在写《当时明月在》。

早上醒来的时候,习惯性看手机里一大堆的消息,贴吧陌生人里,小小的红点提示着有人在找我。

那之后,她整整五天没有再说一句话。

再后来,故事讲到半途,她告诉我,和人面对面的交流会有些困难,如果要说很多或者回忆很多,就会事先拿记事簿写下来。

这场漫长的讲诉从1612.25持续到了171.23,期间是我忍不住第一次加了一个人的贴吧好友,她看起来有些生涩,一直就在陌生人那一栏里,常常只知道自己按着时间闷着头往下讲,似乎也不管我有没有在听。

我很久没用第一人称去写一个故事了,很多地方我都沿用了她当时讲诉的原句。

我告诉她,你已经把一个事情讲得很好了,我无力再重组辞藻描述到更生动。

落笔前,我专门跑去看了一遍《犬夜叉》里神乐死的时候,杀生丸出现时候的场景。

心里也觉得不太符合这个故事的题意,但就是想说:

【明明是风却没有自由】

【等到自由却真成了风】

 

>>> 

2016-12-25 2:25:04

 

请问在吗?

我有一个故事。

 

今天是平安夜。不对已经是圣诞节了。先祝你圣诞快乐。

昨天平安夜,他刚好收到我之前给他代购的茶。

他说很好喝。茶叶有很浓的蜜桃香,可是入口又只有一股淡淡的桃味。

大概就像感情吧。

 

>>> 

2016-12-31 11:25:05

 

今天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

我开始说这个故事吧。

我比他大,我上班,他大学,以前大家都半讽刺说他是我的小男友。

我召唤,他天族剑士。

其实说来我在贴吧曾经写过一个帖子。关于我跟他之间的事情。

帖子在2015817号完结。他曾留言说他会一直陪着我。

在那之前,天刀5.28公测,喇叭上各种转战天刀求小伙伴的信息目不暇接。隐隐觉得他对剑灵感到厌烦,也透露出想去看看的想法。

157月他放暑假,那个时候剑灵全职业技能修改,剑士出血被削,召唤抬手菊花炮,原本不管打架还是副本都叱咤风云的职业跌落神坛。

随后,他在大鱼坊说了喜欢我,但没过多久就弃坑走了。

走之前我们有过短暂的温馨时刻,

比如他的力士小号会坐下来圈住我的小号灵剑,

比如下本的时候他会主动让我挂机。

他还说他不会去天刀,毕竟那里没他喜欢的人。

 

他弃坑要走的时候,只是简单说了句玩够了,不想再每天机械的刷本。

那时候我跟他一起站在大鱼坊的最高处,半开玩笑的问,【那我们现在算什么?】

他回答得很快,【不知道。】

我站在他身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突然觉得好陌生。

【给我买件衣服吧。】

这是我第一次开口问他要东西。

【什么衣服?】

【冰库里的那件白色洛丽塔。】

【那件太丑了,不买。】

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

 

那个时候,我其实只是想要在他离开以后能够穿着他买的衣服而已。

虽然并不能由此感受到他的体温或是气息。但是我觉得足够支撑我度过随后那些难熬的时光。

可是他坚决的拒绝了我。

我相信了朋友对我说的那句话,他喜欢我的时候说陪我是真的,要离开的想法也是真的。

我没哭没闹,大概真的早有预料。

没关系的,只要我还在就好。

 

>>> 

2016-12-31 19:27:38

 

等待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就好像双腿站立太久已然僵直而无法弯曲一样。
我似乎在大鱼坊站了很久,几乎每天都挂在那里。
偶尔会有一些平常不怎么说过话只一面之缘的好友问我:你怎么天天在大鱼坊。

我说,我在等一个梦。

一个午后醒不过来的梦,梦里他一直站在我身旁。

知道我跟他关系的人有黎一跟弥夏,对于朔光的突然的离开,他俩经常问我他去哪儿了?是不玩了吗?

我说不知道。

是啊,看起来我跟他很亲密,其实他在干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黎一看不下去,说要帮我找他问个清楚。

得到的答案是不想玩了,对我只字不提。

 

那之后不久,用小号跑主线的时候,路过了天鸟巢。

突然想起以前他做副职想要大漠荆棘,我拿着祝福无形一个人刷了整整两天还经常掉线才有20个,心心念念跑去给他。

他说不要让我卖了。

鬼知道我在里面刷得有多艰辛。鸟会飞起来丢火,要用枪打下来,有时候打到快完,偏偏又掉线重来。

他卖暴击八卦,说怎么没人买。

我就问他,你卖多少啊,挂的几小时啊。

然后自己悄悄在拍卖秒了一排。

那天看着大漠的风沙,在他离开那么久之后第一次哭了。

反复问自己,是不是我对他的好并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才会安心的离开?

 

我想起黎一问完他之后跟我说的,你跟他以后没有关系了,没必要再委屈自己。

... 以后没有关系了吗,

我从衣柜里拿出纯白眼罩给自己的灵女召唤带上。

就算离开大鱼坊,以后也再也不看别的风景了。

想想也挺心酸的,他只是说过喜欢我,连要在一起的话都未曾说过。

我是在等什么?

那之后,我就不挂机了,开始疯狂的刷本。

职业技能改版以后弃坑卖号卖装备的人很多,于是花了2000买了一把祝福暗黑,除了监狱墓地不会打以外,一天40个每日大大小小全刷完。

遇到不开心的时候只有两种办法,

一种是找个地方自杀,死个几天再复活。

另一种是叫上黎一,在大鱼坊总舵前的草地上打地鼠。

 

>>> 

2016-12-31 20:24:27

 

在这个跑每日的过程里,我认识了明旭。

有天每日挑战里,有面目全非的江流市,我在等蛇蝎幻鬼的时候,有个天女剑士穿一身无限挑战从眼前跑过,随后又退回到了我面前。

看了看说,这个门派名字好熟,好像在贴吧见过。

顿了几秒,他问我,你是言姐吧?

他停下脚步之后,身边有个眼睛黑黑亮亮的小召唤围着他转,白字说我先去吃饭了,挂会机~

干嘛不用私聊说呢,于是我转向那个剑士回了个嗯,便走开了。

那之后,每隔几天,总要在面目全非江流市遇见一个穿无限挑战衣服的天女剑士,裸着漂亮的锁骨跟白皙的脖子,捏脸模样巧笑嫣然。

【言姐好。】

明旭看见我,总会主动上前打招呼。

我问他多大了开口就叫我姐。

他回,【绝对比你小,我才22。】.

好吧,确实比我小,换个话题好了。

【一个人?】

【嗯,一个人。】

我点了组队邀请,想着一起过比较快,谁知系统提示无法邀请。

应该是跟上次他旁边的小召唤组队的,不是说一个人么,还好点的不是申请入队,不然就尴尬了。

过了一会儿,右下角突然弹了个好友申请,我看着那个社交名,突然想起来贴吧那个给我帖子留言的就是他。

我说了句,以后有机会一起玩,然后就转身走开了。

原来,这也是一个看过我和朔光过往的人。

 

朔光弃坑的这段时间里,我重新练了一个剑士小号。

尽力比照着他的容貌,虽然跑主线的时候在天鸟巢泪崩,但我还是继续对着这张脸一路升到了满级。

然后在每天刷完本的空闲里,我就会玩这个剑士小号,假装他还在一样。

能进冰窟之后,我第一时间买了一件绿色的少女时代徐贤,因为朔光最喜欢穿这件衣服站街。

之后有次,我用剑士小号站在天空农场陪弥夏做任务。

我问她:【我是不是看上去跟朔光很像?】

弥夏停下了手里的任务回过身说:【是啊,有时候你站在那里,我还以为就是朔光呢。】

确实,有时候,我站在这里,我自己都以为我就是他。

他一直都静静的站在这里,多好啊。

可是再怎么自我安慰,也敌不过思念太满,心就会疼,那些铺天盖地的相思倾覆而来又怎么躲得过去。

于是我开始像个**一样每天给他写信。一封封。

2015年几月几号。

我在干嘛干嘛,像个流水账本一样报备。

我给邮件标上了日期,因为发送过去不会显示几月几号。

只是我的这些心思又有何用。

 

朔光偶尔会出现。

到了15年中秋活动的时候,他突然上线了。

上来的理由就是看看活动而已。

后来他说带我去一个地方。

我说大鱼坊吗?

他说去夜幕。

我们去了夜幕海岸村那边看海。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大概就是这样吧。

说了几句闲话他就下了,我一个人看着海,放了几朵烟花。

灿烂转瞬而逝。

 

>>> 

2016-12-31 21:03:01

 

过了几天。

在我站街发呆的时候突然来了一条红字,是明旭的,从上次加了好友后就没说过话了。

【言姐,面目要出boss了,来么?】

有钱的任务干嘛不去。

自那以后从面目到被浊气侵蚀的黑枪族副本,有时候明旭叫我,有时候我叫明旭。

两个本都是磨人时间的小妖精啊,等得人抓心挠肝的。

有次明旭叫我过去没一会,boss刚出来我就掉了。

我一直爱掉线。

于是懒得上了,原本下午2点就要开会,遂直接关电脑出门。

之前跟明旭提过下午要开会,没必要再上线说什么我下了,拜拜这类的话,他自己能看着办。

开完会回家上号,下午4点半。

上线就有人发来一个组队邀请。是明旭。

进队以后,他说今天你掉了以后,我等了一个下午。

一个下午吗?我有些诧异,又觉得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干脆问他刷本吗。

他说刷。

刚进复活,明旭突然问我:言言,你Q多少,给我。

什么时候开始称呼从言姐变言言了,不过反正无所谓。

玩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这游戏里,人跟人之间就是这样,很容易热络起来,也容易激情消退。

那之后,一个人日常清本变成了两个人。剑灵分组了多了一个人。

每次看Q的时候,目光会不由自主的去看朔光的名字。

嗯,今天是wifi在线,不打扰这样就好。

 

明旭刷本手法很好,在我看来属于大神级别的人,自然监狱墓地也会打。

有时,他会不打招呼直接退队去刷我刷不了的本。

我也从来不问去哪儿了或者说让他带我一起什么的。

突然有天他说,监狱墓地都开那么久了,哪天你门派找几个人我带你们去开荒好了。

门派能有几个人啊,最多就四五个活人,其他很多都是弃坑了的。

我苦笑了一下点开好友栏找了几个比较好的好友一起,然后约定了时间。

真正打的时候,明旭便开麦说话教我,他的声音清冷平稳。在麦里他从监狱一直讲解到墓地。期间被我心不在焉的扣字岔过几次话,老跑题。

我以为他会生气,他性子有些暴躁,但他只是在麦里笑着说你老岔我话,我刚才说哪去了?

两个人在墓地里,站在高处看着下方地图中央的炎煌。

“看这里,你看没看这里!“

他在地图boss的位置上划线,开始讲解吃球分电的顺序。

我听得有点混乱,于是又开始走神。

”言言,你把刚才的话说一遍来我听听。“

啥?说一遍,我压根就没怎么在听 ...

【忘记你说啥了。】我打字回他。

“我就知道。你能不能不走神啊。”

【没办法,这里面太陌生,我害怕啊。】

他在麦里笑了。

“你到底听不听。”

【听,听,我左耳听着呢。】

“所以右耳出去了。”

【你真了解。】

依旧在笑。什么事情让他这么开心。

 

在此之前,监狱开荒好像用了四个小时左右,隐身是黎一。

黎一隐身时好时坏,后来他要上夜班就下了,监狱没过但是好歹算会打了。

再后来才去的墓地,来了一个小召唤,是之前面目副本看见过的,眼睛黑黑亮亮的,小召唤对着明旭说:你终于想起我来了。

明旭悄悄跟我扣了一句私聊:这个小召唤会打墓地,这样多一个人会比较轻松。

反正我的位置是吃球。吃完跑boss背后输出就对了。

可这样还是打到了饭点。小召唤饿了,呜呜呜着想去吃饭。

这次墓地坑了2小时。可是大家气氛很好。

明旭开着麦偶尔跟我说几句话,语气少见的没有不耐烦。

小召唤被莫名其妙喊来开荒也没生气,最后终于过了。

出了副本我就交易了明旭200多金,毕竟带了门派2个人还加了我。

更何况我不想欠他人情。他没说什么就接受了。

 

这次过后,因为明旭常跟我一起刷本,带我监狱墓地,所以我身边一起玩的人也开始知道了他。

他说话的语气方式跟朔光很像,又都是天女剑士,一样的天蝎星座,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

弥夏就常跟我说,她感觉明旭和朔光很像。

真巧,我也是这么感觉的。

 

一一一一 

乐萧名字第一个字,读yue

谢谢大家的评论和点赞,喜欢请持续关注连载。

依然无偿接代写,那些你讲不出口的故事,让我替你说下去。

代写的唯一要求就是打动我~

联系方式Q1819337095 申请附带来意


GoldenBridge、 认同

分享帮帮攻略,帮豆+5

腾讯游戏助手

「腾讯游戏助手」

感谢反馈

感谢反馈,谢谢

2秒后自动关闭

×

提示

感谢反馈,谢谢

2秒后自动关闭

×

登录帮帮官网,帮豆+2

求助精灵
关闭

意见反馈

官方QQ群号:273677969

0/300

提示

删除内容将-5声望,确定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