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帮帮原创作品专区
帮帮订阅 掌握最新福利和攻略

订阅详情

什么是订阅?当帮帮有新道具更新或者新的精品攻略时候,你会第一时间收到qq系统消息。

×

【小说连载】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4】

2017-01-12 17:40:07 来源:帮帮原创 评论(0)

【小说连载】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4】

这里是清澈,作为一个树洞写手,

一直致力于写出玩家们自己的故事。

那些或温暖或伤感的记忆,才是剑灵真正让人念念不忘的原因。

白青大雪永不落尽,而我始终执笔在这里等你。

【每周一到周五连载更新】

 

>>> 

家里的一切,似乎都因为死亡的阴影,而蒙上了晦暗的色泽。

淡烟蜷缩在沙发上,盯着乔木的短信看了很久。

她慢慢摸索着键盘,心口萧索的痛楚毫无退意。

【如果你觉得我需要用家人的安全来威胁你,那我恐怕我真的是别人口中的坏女人,而从始至终,我未曾骗过你什么,既然你别后甚好,那我不念你。】

发送完成,删除号码。

删游戏好友,

删除通话记录,

删除短信记录,

删除一切他存在的痕迹。

泪流满面。

 

她其实也有没说出口的。

她早已经买好了机票,

她也想了无数次见面的样子,

然而他的质疑太冰冷锋锐,她根本无力说出口。

帮着家里处理完后事,淡烟在回学校之前,登上了去西安的飞机。

那张票她没有退,只改签了日期。

我答应过,会来你的城市。

纵然在最伤心的时候删掉了一切,但是眼泪过后,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

 

这趟西安之行,自然没有乔木作陪。

来之前,她查了西安的大学,**告诉她,西安有六所重本,她一一记录下了名字和地址。可等她到了西安再问,远远不止六所。

她一天来回在西安城里穿梭。走到腿软的去逛每一个硕大的校园。

她记得他的名字却记不得他的号码,又要如何在茫茫人海里去找一个只知道名字的人?

她走过每一个学校都假设这是他的校园。

交大热烈耀目的红叶,

科大雪海一样的葱兰,

工大浓郁灿烂的紫荆,

...

她假设每一种看过的风景,都有他曾经留下的足迹。

可惜,也只是假设而已。

 

后来,她很多心酸的问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删的那么彻底。

而如果知道后来命运的手会写怎么样的剧情,如果知道后来再也没有勇气。

她一定在那一趟西安之行里,拼尽全力也要找到他的踪迹。

 

>>> 

从西安回学校后不久,淡烟胃痛严重,厌食恶心,去了医院。

上一次因为胃息肉做了手术,她自己估摸着可能这段时间没注意好饮食和休息,心情起伏又大,可能有点复发。

然后医院检查完毕,说是肿瘤,可能恶化。

她原本就又萎缩性胃炎伴有胃息肉,一早就被医生警告过,有癌变可能。

而如今真的听到结果,突然感觉像是在做梦。

...真是最狗血的那种剧情了。

可能每个人都假设过,如果有一天,真的得了什么威胁到生命的病,那时候和所爱的人,会是怎么样的局面。

如今这种狗血可怕可笑的剧本,居然真的写进了她的人生里面。

她还清晰记得十多天以前接到爷爷去世消息时候泛起的那种世事无常的感觉,

原来,真的世事无常。

 

知道结果之后淡烟想了好几天,决定彻底弃坑游戏。

反正她和乔木连告别都不用了。

这个游戏留着还有什么用,她没法留,也留不下。

决定好了之后她上了游戏,想把曾经走过的地方都再看一遍。

她不爱风景和拍照,他曾带她慢慢去看,在染坊笑她太矮,掉进缸里就会找不见。那时耳麦里他的声音欢悦,现在回忆起来,还是那么好听。

跑到白青樱花林的时候,淡烟突然看到了一个喇叭,

【今日因君试回首,淡烟乔木隔绵州】

这些日子她流了太多的泪,然而这一瞬,还是忍不住泪眼朦胧。

对不起,对不起,她真的忍不住。

她飞快的点开那个名字,一遍一遍警告自己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明知道果断的就此消失才是对的选择,可是最脆弱的时候,最贪恋他给的温柔。

她抖着手,敲出他的名字:

【乔木】

他的回复很快,

【何必又来找我】

【我生病了】

 

>>> 

乔木看着屏幕上的那四个字。

先是愕然,然后是着急和心痛。之前淡烟提起过胃部的手术,所以这一次,是复发了吗?

之前因为她的不见而充斥在心头的质疑很快被对她的担忧覆盖,乔木来不及多想,迅速问,

【什么情况?什么病?严重吗?】

【小病,乔木,你能陪我再去看看风景吗?】

他沉默了一瞬,

【好】

终究,还是没法拒绝她啊。

哪怕在离开的时候说了最狠的话,说永远不要再见了,告诉自己不要再回头了。

并没有什么用。

乔木自嘲的笑了笑,向淡烟发送了组队邀请。

 

乔木觉得,重新在一起之后,淡烟像是换了一个人。

她会高调的在喇叭上跟他秀恩爱,

会说舍不得他下线,

会听着他的呼吸才肯入睡,

会粘会撒娇会时刻担心找不到他。

他在感觉甜蜜的同时,觉得很慌张。

终于忍不住问淡烟,我们谈谈你的病吧?

 

她轻描淡写的说就是有个瘤,手术切了就好了,以后复查就好了。

乔木忧心忡忡,说我来找你吧,我来照顾你。

淡烟只是笑他傻,要读书上课的人,如何照顾?

乔木觉得心里烦乱不堪,别的女孩子,生病的时候,都想要自己的男朋友陪在身边,为什么淡烟总是要一次又一次的推开他?

这背后,到底是为什么?

他最害怕的是淡烟的病不像她说的那么轻巧,他最害怕,失去她。

在这个世界上,比日益消磨所带来的分崩离析更可怕的,

只有死亡的别离。

可是他无论说多少次,提多少次,要见面,

永远都是她拒绝的回答。

那些疑惑和担忧相互拉锯,相互吞噬融合,日日夜夜折磨着他的心。

阿烟啊,我从来都看不懂你,从来都看不懂。

 

>>> 

原本给自己的时间,是一个周。

可每一次说要走,都一个人哭到不舍。

淡烟突然想起一首歌,《分手需要练习的》

原来,分手是真的可以练习的么,她每多一天都告诉自己这是最后贪恋他的一天,所以,她也是在练习如何离开吗。

这场练习,花费了半个月。

她找好了卖家,终于在这天决定下线。因为在前一天,她终于软磨硬泡,逼的乔木答应她,如果有一天她不见了,也会好好的过下去。

她独自遁地去了焚尸岗,发了三个喇叭:

【今日因君试回首,淡烟乔木隔绵州】

【你是年少的欢喜,喜欢的少年是你】

【记住你答应我的话】

她从来都是那么矫情的人。眼泪模糊了视线,她不敢去看红字栏乔木焦急的询问,点下了退出游戏。

 

依然删完了所有好友,可这次舍不得删掉电话。

去西安过后,她心里再矛盾再痛苦再纠结,也舍不得删他号码。

那两天她跑遍了西安的各大高校,茫然无措,才知道人跟人之间支撑起交流的那一串数字是多么重要。

弃坑卖号之后,从那串号码上断断续续发过来乔木的消息。

【阿烟,你就不肯见我一面吗?】

【行,你狠,你根本没爱过我对不对?】

【再也不要再见了!】

可是那样决绝的话说完,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又像委委屈屈的猫,跟她说:

【怎么办,我很想你啊...

他会告诉她,放假了,没回家,跑去朋友租的房子里,每天靠剑灵打金卖钱过日子,总是去网吧包夜,因为包夜最便宜...

他会告诉她,一直苦苦支撑他的,无非就是想要见她一面,只要她肯见,他就乖乖回家。

他也会在最难过的时候努力的认真的说,

【阿烟,如果你活着,我陪你一世,你死了...我陪你走完这剩下的,之后的生活,我也会好好过。】

她哭的肝肠寸断,死死捂着心口,她很贪心,所以最后又一次放纵自己靠近他,可是,现在也足够了,她不能那么自私,她看到过父母背着她偷偷哭的样子,

她英气勃发的少年啊,她带给他的难过已经足够多了,如何舍得再让他心碎。

可这样的抵死纠缠,又何时才是尽头?

 

>>> 

淡烟来找我那天,故事就讲到这里。

我听得紧紧皱眉,叹气说生活怎么可以如此狗血。

她告诉我,下周三,就会手术。

那时候,是201715日,周四的下午。

我站在下班的十字路口,城市中心人潮汹涌,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问,

【医生说手术的几率是多少?】

【医生是不会说什么准确的话的,】她的答复很快。

【你才多大,那以后都不恋爱了吗?】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的病,真的是说不好的,我不能和他在一起。所以我不能给他希望。他应该有个爱笑爱闹的姑娘陪着他。】

顿了顿,她补上一句:

【除非我好吧,每天吃药点滴的,还真没什么时间谈恋爱呢。我以前,真的是跟兔子一样。】

【上课,下课,逛街,吃,吃吃吃。】

我一直在叹气,

【那完全康复吗,会不会跟他在一起?】

【会。我很爱他,我会去找他。】

 

讲完故事之后的几天,有时候会闲聊几句,我整理着大纲,时不时让她给我补充细节。

周五的中午,我在贴吧写完了这个故事的前言,她随后发给了我一张截图,

图上是乔木问她,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万水千山,你愿意陪我一起看吗?

下面是她迅速的回复,两个字:愿意。

到晚上的时候,她突然喊我,说阿澈,我希望故事的结尾,就停在我去手术,和乔木分手。

我说我尊重故事主人公的意见。

她发了个逗趣的表情,说其实我只是想留给回忆。

那一瞬间我感觉特别难过,我说我不想看到这么悲的话啊,我很希望后续是你们最后在一起了,拯救一下自己的后爹形象。

她的回复很快,

【如果我们有后续,我一定会告诉你,让你有个甜死人的外传。】

 

周六的晚上,她再一次叫我,

【阿澈,我想,我可以给你结局了。】

一瞬间我心里咯噔一声,看着她继续说了下去:

【我再给你撒一把狗血】

【我昨天跟乔木说,我现实是有男朋友的。】

【我了解他,我知道他最不能接受的是什么,】

【他最不能接受,我在我爱他这件事上欺骗他。】

我愕然:

【他就信了?】

【信了,他说,你玩弄我这么久,我总得得到些什么吧,得不到你的心,得到你的人也行,你陪我睡一次,我就回去。】

【他一直嘴毒,但我知道,哪怕说出这种话,也不过是想见我一面。】

我又叹气,说你现在安安心心准备手术,一切手术完了再说。

 

周一晚上的时候,第一部分的更新上传到了助手。

她看完,告诉我,最后那句话,看的她掉泪。

然后给我讲了很多他们曾经甜蜜的瞬间,我听得心酸,吐槽说这腻死人的狗粮。

 

>>> 

终于,时间再慢,也还是走到了她手术的前一天。

淡烟上午的时候找我,跟我说,她现在很害怕。

我每一天下午提交第二天稿子的时候,也会发一份给她先看,所以她说,

【你明天的稿子别给我看了,我决定我得留个信念出来看热乎的。】

【我怕我死在手术台上。】

【我昨天,改了个说说,我说你要是来跟我说一声一切平安多好。】

然后她发过来一张截图,没有备注姓名的号码,但我知道来自乔木,

【一切平安,勿回。】

那一瞬间我觉得特别心疼,带了点生气的语气,我说你再给我说这样的话,你如果消失了,稿子我就不写了。

后来到了晚上,她可怜巴巴的问我,阿澈,明天的稿子不打算给我看了吗。我忍不住。

那时候我手机不在身上,等我去回复的时候,快十点,她没有再回我消息,我估计已经睡了。

早睡,准备第二天的手术。

 

这是2017110日,周二的晚上,我妹妹半夜的飞机回来,我十点过开始出门,去机场接她。

一路开着车窗,风很冷,我心情很乱。

在这个故事更新之后,其实乔木在贴吧联系了我。我们淡淡的聊了下,他说了一句话,

他说,所以,我跟师傅就算在小说里,都不会有好结果。

当时我回复,但愿看完,你会明白很多事情。

明白她无可奈何的离开,明白她的深情,明白她的苦衷..

可惜,作为一个树洞,后半截的话,我无法说。

到机场之后,我看到了对于我那句话,来自乔木的最新回复。

【你信她的话】

【那我无话可说,毕竟是她找的你】

【谁都不想性情大变,我已经不是乔木了】

我把他的话看了好几遍,觉得很难过,他们之间到底有多根深蒂固的误解,为什么乔木,始终不明白淡烟爱他呢。

也是在那时候,从早上淡烟找我之后就极其复杂的情绪膨胀到了极点,我终于没忍住,问了我的读者一个问题。

我说,如果我的当事人,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严格说起来,他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无论我听到什么样的秘密,我都应该保密吗?

他们告诉我,不应该插手。

做为听了那么多个故事的我,当然不会不明白不能插手这条规则。可是...

我随即换了个问法:那如果是一个人要跳河,告诉了我,我应该救吗?

有个回答很简洁,涉及生死,那就说。

那一刻,我迅速翻开贴吧和乔木的聊天界面,回答他说既然如此,那你,要从你的角度给我讲一遍吗,如果愿意,就从她拒绝见面说起吧。

我的想法很简单,一方面尊重我的当事人,不直接告诉乔木背后的苦衷,

另一方面,我想通过乔木的讲述,找到他们之间的误差点和矛盾点,然后从侧面提醒他。

我想着,这也许是我能找到最好的办法了。

 

这一整天,我都在问我自己,

上午淡烟的一句害怕死在手术台上,让我陷入了一种非常惋惜痛心的情绪里。

如果,如果事情到了最坏的地步,如果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就这样永远错过。

乔木太遗憾,淡烟太遗憾,而我自己,也一定会自责。

无论我告诉自己多少遍,这是尊重我当事人的意思,保守秘密才是尊重别人的态度。

但是我知道,如果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如果只是静静的等着,

等这个故事慢慢写出来乔木才看到,在淡烟手术之后才看到。

如果是最坏的那种结果。

那这个故事最后留下的是什么?是回忆?还是朝乔木的心口,朝淡烟希望能以后幸福的那个人心口捅上一刀?

 

看到乔木很快回复的时候,我庆幸的看了一眼时间。

1155分。离淡烟的手术开始还有9小时零5分钟。

来得及的。

然后,看清乔木给我打出的第一句话,我就愕然的愣住了。

一瞬间太多的念头闪过心间。我在机场熙攘的人潮里深呼吸了一口,看他的回复,一句一句的,浮现在我的屏幕上。

 

人啊,真是有趣呢。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1)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2)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3)

—————————————————————————————————

谢谢大家的评论和点赞,喜欢请持续关注连载。

依然无偿接代写,那些你讲不出口的故事,让我替你说下去。

代写的唯一要求就是打动阿澈~

联系方式Q1819337095 申请附带来意


认同

分享帮帮攻略,帮豆+5

腾讯游戏助手

「腾讯游戏助手」

感谢反馈

感谢反馈,谢谢

2秒后自动关闭

×

提示

感谢反馈,谢谢

2秒后自动关闭

×

登录帮帮官网,帮豆+2

求助精灵
关闭

意见反馈

官方QQ群号:273677969

0/300

提示

删除内容将-5声望,确定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