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帮帮原创作品专区
帮帮订阅 掌握最新福利和攻略

订阅详情

什么是订阅?当帮帮有新道具更新或者新的精品攻略时候,你会第一时间收到qq系统消息。

×

【小说连载】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2】

2017-01-11 18:08:22 来源:帮帮原创 评论(0)

【小说连载】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2】

这里是清澈,作为一个树洞写手,

一直致力于写出玩家们自己的故事。

那些或温暖或伤感的记忆,才是剑灵真正让人念念不忘的原因。

白青大雪永不落尽,而我始终执笔在这里等你。

【每周一到周五连载更新】

>>> 

淡烟没有找过乔木。

发现自己被删掉好友之后,她只是耸了耸肩,并不放在心上。

日子照常过,跟安稳打几个本,听他唱首歌,下线睡觉。

一个月之后,安稳因为要工作了,弃坑卖号,他们的CP关系自然结束。

临走的时候,安稳问她,我说要弃坑,你就不留我吗?

她当真一个字的挽留都没有。

不过是个游戏CP,怎么能出声去影响别人的现实生活和决定?淡烟是这么认为的,她觉得换作自己,也肯定不会因为安稳动摇什么现实的决定,所以她又有什么立场去要求安稳呢?

CP这个东西,原本就不过是个陪伴,有那么一两分的喜欢,已经是极好的事情了。

而这一两分的喜欢,什么都算不上。

她自然不会留。

安稳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但游戏还是继续玩下去的,她还是会兴致勃勃的回复区域的白字,还是会矫情的时候就在喇叭上发歌词。

所以,自然也不会拒绝下一个CP

 

淡烟的第三个CP叫玉祁,灵剑,也是本服最大门派的管理。

玉祁是个很会甜言蜜语能说会道的人。聊天的时候,淡烟常常被他逗笑。

还是简单的每天一起打几个本,玉祁的门派事务很多,他跟淡烟一块的时候也常常会去打架或者是处理什么事情。

这天刚上线不久,门派就有人跟玉祁说,绿明村那面骂起来了,有人在骂他。

淡烟陪着他过去看,才读图完毕,就看到白字,

【会咬人的狗来了】

这么意指明确,身边的灵剑自然暴走,回骂过去。几句之后,对方突然调转矛头开始骂淡烟。

是个叫一生的灵剑,开口就说,

【南城,安心,你这次换的CP不怎么样啊】

淡烟有点愣,很快灵剑旁边的气功接口,

【绿茶婊就是厉害啊。】

骂战很快愈演愈烈,最后难免又闹上了喇叭。玉祁抽着间隙问淡烟,这个灵剑认识你?

淡烟说不知道,玉祁语气有些歉意的说这个灵剑经常跟门派对着干,估计这次是连累你了。

淡烟无所谓,说没关系。喇叭骂战都还没结束,作为当事人被挂上喇叭她反倒觉得无聊就下了。

那之后,总有些流言蜚语,说淡烟是绿茶。

她懒得解释,从始至终她都是那一身装备,换三个CP不假,但从没拿过别人半点东西。这游戏啊,真是一点谣言,满城风雨。

她有些兴致缺缺,加之临近期末考,于是上游戏的时间比之前更少。

随后而来的,就是玉祁劈腿了。

大概她这么把游戏当消遣的人尚且会找CP陪伴,那天天泡在游戏上的玉祁更加需要吧。

淡烟觉得可以理解,没有撕比没有质问,她安安静静的退出了玉祁的圈子。

这一次,差不多算是陷入半弃坑的状态,一周上一次游戏已经算是高频率了。她也没再换下一任CP

 

>>> 

考完之后的周六,淡烟上了游戏。

百无聊赖的挂机,翻了翻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友。

当一个人把心封闭起来的时候,自然也得不到别人的真心吧?

淡烟思绪飘渺了一阵子,随手发了个喇叭:

【我的心要不回就送你】

很快下面一个灵剑回复了喇叭:

【我一直在你不要的世界里】

紧接着红字弹出,很久没有听过的那两个字,

师傅。

不知为何,那一刻,淡烟突然有些细微的感动。

好像这个徒弟总是这样,当她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出现在她身边。

那时候,乔木已经继苍龙15之后,又做了烛魔15,他回到了淡烟身边,用徒弟的身份陪着她。

有一次打本听到乔木喊淡烟师傅,路人很奇怪的问,这召唤是你的师傅?烛魔8怎么会是烛魔15的师傅呢?

乔木在队伍里打字,

【是啊,我师傅从来不升装备,因为升了装备再改名我就不认识了】

然后他说,师傅你有个炎帝12,每次一看这个12再看脸就知道是你了,那么胖的脸,也只有你喜欢。

说不动容,肯定是**吧。所以在她所有对他爱理不理的过程里,他都一直在默默的看着她吗。

没有所有的好友和联系方式,他依然认真的看着每一个喇叭,把每个名字都点开来看一遍信息栏,不管她换了多少个名字重捏了多少次脸,他依然记得她一成不变的装备,她的烛魔8和唯一一个12段了的炎帝手镯。

这个徒弟,她一时兴起收下,从来漫不经心的对待,却一直对她满怀期待,一而再再而三的朝她伸出了手。

淡烟有些感慨,语气带了些温度的反驳,你才胖。

 

>>> 

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

淡烟恢复到之前上线的时长。她慢慢发现所谓的陪伴无非就是打打本挂挂机,偶尔QQ上闲聊几句,这样的事情,其实CP,朋友甚至师徒都能轻易办到。

所以并不需要换CP,每日听着乔木乖巧的喊师傅,其实不也是她最初假设的事情么。

直到某天打本,偶然间遇到了乔木的朋友。

在圣地的组队过程,淡烟等着乔木组人。突然区域白字弹出来了一句:

【一生!接我申请啊!】

建元的几个本,大多是玩到后面的玩家,其实废话很少不会直接白字了,所以这一行字弹出来的时候,显得非常突兀。

一生 ... 两个月以前那场绿明村的骂战,她虽不放在心上,但还是记得那个叫一生的灵剑。虽然如今身侧的人是完全不同的名字和脸,但淡烟还是在一瞬间明白过来。

所以,当时绿明村的对骂,矛头才会直指她而来,所以那个叫一生的灵剑,能一开口就准确叫出她用过的名字。

那个言辞恶毒的人,根本就是她的徒弟啊。

这些日子以来,她终于对乔木建立起了在意感,不再把他放在一个毫无所谓的位置上。

可是,在他眼中,自己是什么?

如同当时绿明村骂战里所说的绿茶?那之后一直四起的谣言,是不是也出自他之口?

她犹自有些难以置信,队伍里打字,

【乔木?你就是当时绿明村那个一生?】

短暂的沉默,后者回答的很快:

【是我。】

一点掩饰都没有,痛痛快快的承认,淡烟觉得心口有些难过的情绪瞬间膨胀满了整个心脏。她笑着摇头,游戏里的东西啊,CP也好师徒也罢,信半分,都是傻。

她一个字都没多说,退队,删好友,删Q,删掉了所有和乔木相关的东西。

她算是弃了坑,一个多月一次都没有上过线。

 

>>> 

很快,秋天到了。

学校图书馆附近开了大片大片的曼殊沙华。绯红氤氲,绵延到绿茵的尽头。

近看才能看清只有花茎孤零零的支撑着如同燃烧一样的花焰,从浅浅的草坪上一朵一朵的肆意怒放。姿态优雅,又带着孤绝热烈的美。

淡烟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曾被这种颇富传奇色彩的花朵惊得停住脚步呆了好久。可能听说的太多,反倒从不知道彼岸花是真是存在的。她那时仔仔细细看了好久,直到反复确认,确实花开无叶,才站在红色花海前感慨的叹息。

花叶相错,生生世世,永不相见么。

这种被各个故事付诸笔墨的花朵,真的摆到面前的时候,她只觉得又美又伤感。

淡烟一直是这样,看似清冷沉静,实际有一颗比旁的女生更加矫情敏感的心,甚至是爱哭胆小。她一直尽力与人保持距离,其实都是怕一旦交付真心,就给了对方伤害自己的权利。

那后来每到秋分彼岸的时节,淡烟总是会时不时过来看看这些花。有时候在一旁的长椅上,带本书,一坐好几个时辰。

她也专程来看过曼殊沙华的叶子。绿茵茵的一团,有点像紧凑的水仙叶,翠**滴很有几分清秀的样子。她想了想,如果红色的花开在这一簇绿色上,其实真的会很鲜明夺目吧。

但是有些东西永远都是假设的,假设彼岸花的花叶相逢,假设只要不靠近就不会动心,假设只要不动心,就永远不畏惧受伤。

这一季,淡烟照例随手带了本书,从宿舍一路散步去图书馆外。她坐在长椅上发了一阵呆,刚翻开书的扉页,电话就响了起来。

西安的陌生号码,淡烟心里隐约猜到是谁,她微微皱眉看着花海的方向,按下了接听。

听过很多次,熟悉的声音,有些偏重低音,很有磁性。响在耳畔,带着一点微不可察的嘶哑:

“师傅,我很想你啊。”

阳光很好,洒满绯红的花朵,像跳跃闪烁的火焰。淡烟坐在花海一侧,林荫的光影下,莫名觉得眼睛有些涩。

她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才冷了声音说:“我不想你啊,你不是很厉害么。”

“师傅。”那个声音喑哑着,继续说了下去:“635717***,你喜欢换签名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我每天看都不一样。”

“师傅,当时那些谣言不是我散布的。”

“在绿明村骂你,是因为我受不了你跟他在一起,在我看来,那就是好好一棵白菜让猪给拱了。”

“师傅,我错了,你别不理我。”

听到自己的Q号被流利的背出来,淡烟已经鼻子发酸。她一直试图拒绝着别人靠近,那种淡淡的姿态确实成功的拒绝了很多人,但是当她身边人走光的时候,唯有这个徒弟,还一直默默的看着她,哪怕她对他不理不睬不听不问,他还是会靠近她,声音低柔的喊师傅。

既然当初的谣言不是他,时隔这么久,他依然向她伸出手,仿佛低着头认错的样子。淡烟抿了抿唇,声音温柔:

嗯,我不生你气。“

 

>>> 

周六的时候,淡烟和乔木一起上游戏。

剑灵版本大更新,昆仑问世,乔木的武器自然也换成了昆仑11和应龙11

淡烟懒懒的也不想打本,索性直接陪乔木去白雾,她穿了中立衣服站在平台,看乔木身姿飘逸的冲进人群,辗转腾挪间,剑光飞扬,旋转起来带起雷霆的光芒,好像整个战场的中心点。

似乎...第一次发现,原来她的徒弟,很厉害啊。

淡烟的视线一直跟着乔木的身影,看他各种身手敏捷的躲过几个人的联手追击,随后在混战中又一一斩获他们的人头。好像发现了什么她以往从未留意过的闪光点,她兴致勃勃的一直看着乔木打架,从不涉足的PVP好像也变得生动起来。

终于乔木换了中立,很快朝着她的地方跑回来。

灵男的面庞有英气勃发的眉眼,褐色短发和瞳孔带着迫人的锐意,神色清扬的在淡烟身旁站定。

他开麦,声音还带着刚打完架后微微的兴奋感,语气却有些撒娇的意味,

”师傅啊,最近真的好多妹子私聊我什么的。“

”嗯。“淡烟想了想才回:“那有遇到喜欢的吗?”

耳机里传来他低低的笑声,很快回答:

“有啊,但是不在私聊我这些里面。”

他停顿了一下,淡烟听到他悠长的呼吸,

“师傅,你说怎么办才好呢,”

“要不然,你跟我改个CP名帮我挡挡桃花运?”

 

那一刻,真的是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淡烟一时间没有回答,沉默中似乎都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怎么会有徒弟,找师傅要改情侣名的呢。他音线低柔的问句,带着随后说不尽的意味,将整个对话的气氛染出了微妙的暧昧。

淡烟终究应下来,好。

麦里立刻传来他愉快的笑声,磁性的男声语气雀跃,说我们来想名字吧。

最后敲定淡烟和乔木,用了一样的格式,两个人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了十足的行动派姿态,果断立刻下线改名,然后重新在白雾平台出现。

淡烟的灵族个子很小,站在乔木的灵剑旁,堪堪高过他的腰际。

并肩而立的两个人面朝着大鱼坊的方向,白雾森林终年缭绕的雾气温柔而轻缓,同样的名字在朦胧的色调里显得异常分明。

沉默好像都带着诗意,抵足眺望的人都没有开口,好像呼吸都会打破这一刻从未有过的迷蒙氛围。

终于,乔木低低的问了一声,

“阿烟,你敢不敢用这个名字,直到关服。”

那是他第一次,没有叫她师傅。

“好啊,”淡烟回答,突然想起当时他斩钉截铁的说她只能有他这一个徒弟之后,自己随口的一句那你还只能有我一个师傅呢。她突然轻声笑了笑,反问乔木:“那你呢?”

他低柔的声音异常笃定:“我当然也敢。”

 

后来,淡烟曾跟乔木谈及当时取名的原因。

淡烟的大学座落在古时的绵州,而乔木原本这个名字她就很喜欢,总觉得生机勃勃,顿时想起看过的那句诗:

今日因君试回首,淡烟乔木隔绵州。

淡烟乔木,自然是一体的。

然而在她这样向乔木解释的时候,后者冷冷的笑着,言语如冰,

【试回首?所以,阿烟,我终究不过是你试试的玩具对不对?是在你怜悯的回头之后,发现无趣就再次抛弃的东西?】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1)

——————————————————————————————————

谢谢大家的评论和点赞,喜欢请持续关注连载。

依然无偿接代写,那些你讲不出口的故事,让我替你说下去。

代写的唯一要求就是打动阿澈~

联系方式Q1819337095

认同5个玩家认同[展开][收起]

分享帮帮攻略,帮豆+5

腾讯游戏助手

「腾讯游戏助手」

感谢反馈

感谢反馈,谢谢

2秒后自动关闭

×

提示

感谢反馈,谢谢

2秒后自动关闭

×

登录帮帮官网,帮豆+2

求助精灵
关闭

意见反馈

官方QQ群号:273677969

0/300

提示

删除内容将-5声望,确定删除?

×